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中科院因费用高昂停用知网?知识分享不该是垄断生意
发布日期:2022-04-23 14:37   来源:未知   阅读:

  新乡市召开重大项目建设暨开发区高质量发展来源: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综合整理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网”(ID:cns2012)、“中国青年报”(ID:zqbcyol)、“CNKI”知网(ID:CNKIZW)、微博@人民日报、@半月谈、@北京晚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华社、央视网、红星新闻、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网传邮件显示,中科院文献信息中心发布通知称:“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CNKI数据库出版商)暂停中科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即日(注:4月8日)起,CNKI科技类期刊和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无法下载。”

  据红星新闻报道,中科院图书馆处相关负责人证实,网传的近“千万级别”续订费用和停用知网访问一事属实。至于未来是否会恢复对知网的访问,该老师介绍,“现在不好说,至少今年应该是没有这个计划了。”

  4月19日,针对被中科院停用的消息,知网发布声明回应,知网将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到2022年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知网是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始建于1999年6月,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

  天眼查显示,中国知网项目所属公司为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同方知网”),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由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100%持股。

  同方股份财报显示,同方知网主要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业务,已形成“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和《中国博硕士论文数据库》等一系列产品。

  仅2020年一年,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11.68亿元,毛利率高达53.93%;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4.96亿元,毛利率达51.30%。

  近年来,中国知网多次因频繁涨价遭高校抵制,从2012年至2021年的十年间,至少有6所高校发布公告表示暂停使用知网,原因均为知网涨幅过高。

  例如,2012年12月,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发布公告称,因“CNKI中国知网”数据库商家涨价过高,至今无法达成使用协议,从2013年1月1日起该库平台(包括期刊、报纸、会议和学位论文)将暂停使用。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称“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不成功。这些年来,CNKI公司涨价幅度过大的行为已受到全国很多高校的抵制,包括许多知名的985高校。”

  同年3月,北京大学也曾贴出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称“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行为轻易妥协”。

  2016年3月31日,北京大学图书馆贴出的关于“中国知网可能中断服务”的通知

  北大图书馆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知网的购买费用涨价过高,已超出了图书馆的预算限额。

  2018年12月,太原理工大学图书馆公告称,因与知网就续订价格及使用方式未达成一致,经研究决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暂停访问知网数据库。

  2021年,集美大学图书馆公告称,由于知网数据库资源价格不断上涨及预算原因,学校对订购方案进行了调整。

  据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统计,2000年以来,知网每年的报价涨幅都超过10%,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一位知网管理人员表示,知网并无所谓的定价规则,每年的定价是根据当年文献量、核心资源、独家资源等而定,还会受版权等问题影响,“收纳的文献资源多了,价格自然上浮。”

  据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统计,中国知网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据媒体报道,武汉理工大学在公告不到1个月后又重新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上述其他高校图书馆随后也恢复了与知网的合作。

  谈及重新续订原因,上述高校图书馆工作人员大多表示,知网数据库资源内容的独有性和资源整合的一站式搜索在其他数据库很难实现,“已经成为学生和老师写作的刚需,不能不采购”。

  2021年12月,“知网擅录九旬教授论文赔偿70多万”一事也曾引发热议。据悉,中国知网擅自收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100多篇论文,赵德馨没拿到一分钱稿费,自己下载还要付费。赵德馨最终全部胜诉,累计获赔70余万元。知网表示“将积极处理赵德馨教授作品继续在知网平台传播的问题”。

  事后,赵德馨教授接受记者采访,在提到对平台发展有何期望时,赵德馨回应称,第一,按市场原则办事,尊重知识,他用别人的尊重知识,别人用他的也尊重知识,第二,希望国家在这方面进行一些改革,不是一家独大,多搞几个平台,使它们能够良性竞争,这样有利于社会科学的发展,有利于社会科学的传播,有利于我们知识产权政策的落实,有利于创新动力的战略的落实,使我们国家能够发展得更快一些。

  2022年4月18日,赵德馨教授再度发声:“知网发布说明向我道歉后,从没跟我商量过论文上架的事情。”距知网公开致歉已经过去4个多月,赵德馨教授被下架的100多篇论文在知网上仍然查不到。

  提到知网,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论文。在公众认知中,知网知识资源齐全、服务功能强大,其收录的海量文献数据,更是成为了论文写作的“必需品”。

  从本科生阶段开始,学生要撰写课程或学位论文、做文献综述,均需要阅读大量相关主题论文。而在知网浏览、下载论文,则是收集资料过程中绕不开的一环。

  不过,绝大多数高校师生对知网“收费下载论文”一事,感觉并不明显。这倒不是知网未对他们收费,而是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直接向知网交了包库订购费。

  根据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2020年年度报告,同方知网当年主营业务收入超11亿元,净利润超1.9亿元,毛利率达到53.93%。

  但与高盈利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作者的微薄收入。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在知网出版,作者本人最高仅可获得100元现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检索阅读卡作为稿酬。而作者的论文每在知网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费用。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据他了解,知网一般会向合作期刊支付一定费用。“这其中包含两块,一部分是因为期刊提供了数字资源,另一部分就是给作者的费用。但相较于知网获利金额,这实在太少了。”

  “为数不少的期刊,尤其是很多学术期刊,知网真正支付给作者的费用并不高。有些期刊一年只能拿到两三千块钱。如果分摊给这一年该期刊的全部作者,这么少的钱怎么分?”张洪波觉得,这样的金额完全不足以认定是“知网支付的版权费用”。

  中国知网是否涉嫌行业垄断?据武汉晚报报道,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一司在回复记者网上留言说:“市场监管总局正在核实研究。”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孙晋此前介绍:《反垄断法》是非常专业的一部重要法律,只有反垄断执法机构或司法机关才能判定知网是否构成垄断行为。执法或司法机关在判定时要遵循三个步骤:第一步是界定相关市场;第二步是判定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第三步是判定其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另有专家介绍:“拥有市场支配地位本身是合法的,只有滥用这种地位的行为才可能违反《反垄断法》”,知网是否涉嫌行业垄断,调查一般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

  而在热搜话题#知网涨价是否伤害了科研环境#下,不少网友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知网的定位乃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有着极强的公共性,无疑不能以经济盈利为最高准则。面对“天下苦知网久矣”的负面舆论,中国知网还应认真审视现行运营策略,回应学界合理关切,为中国学术事业贡献正面力量。

  4月18日下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微博就“中科院将用万方和维普代替知网”一事点评:

  “我们呼吁开放科学,包括:更加开放、透明、协作和包容的科学实践,与更易获得、可核查且接受审查和批判的科学知识。由此科学家和工程师可以使用开放许可更广泛地共享他们的著作、数据、软件,乃至硬件,进而促进科学合作,推动科学发展。”

  4月19日,@半月谈 在微博发起#有关部门不能对知网争议置之不理# #不能任由知网在垄断之路上狂奔#等话题,直指知网背后的“收费”问题:

  作为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知网确为学术研究提供了便利。作为用户的机构与个人,也并不反对平台收取服务费用。然而,知网走到“千夫所指”的今天,有必要扪心自问,一味唯利是图,是否背离了服务学术科研的初心,是否对得起头衔前的“中国”二字?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

洛普电气有限公司主营条形开关,母线系统,条形隔离开关,条形熔断器式隔离开关,母线系统附件。产品通过CCC,CE,IS权威认证,并远销美国,巴西,阿根廷,印度等国家,电话0577,57186000